作者系列前言:2020 總統大選已成回憶,但省思與學習依舊是「現在式」,甚至「未來式」!

疫情當下,台灣彷彿成了隔絕於世界之外的獨特時空。在這裡,讓其他國家看到的,除了防疫典範,還有讓人稱道的民主進程故事。其中包括「參政的多元性」──任何一個領域的人,都非常可能走上公共事務舞台、成為影響別人的人。

雖然 2020 總統大選已經落幕一段時間,但是,當時民眾熟悉的兩位「政治素人」──被封為「媒體教母」的余湘(親民黨副總統參選人),以及「主持人一姊」于美人(親民黨大選發言人),在經歷大選後、經過沈澱,仍舊有許多心得值得和大家分享,尤其是台灣怎麼樣在世界中傳遞美好的價值。

本系列文章,均節錄並編輯自作者許復的新著《意外之外:與于美人深度對談》一書。本書於 2020 年 11 月由商周出版。許復以資深新聞主播,以及品牌公關人、企業講師的視角,與兩位女性領袖對話──

從于美人遇到余湘那一刻說起,透過于美人主述,輔以余湘及其他友人的訪談,回溯兩人的成長啟蒙故事,帶讀者和她們一起重新經歷 2020 總統大選,並進一步延伸到 Covid 19 疫情當下,一探她們經過一番沉澱、又正在經歷一段新沉澱中的心境;而在訴說余湘、于美人兩位當代女性的故事之餘,也特別從職場教戰守則的角度,探討國際觀、職場生存、向上管理、團隊溝通、品牌公關、發言、服儀等話題。

人生沒有用不到的經歷

「我的好多朋友都有這個疑問,美人,你是不是被宋楚瑜『秘密訓練』了幾個月,然後才對外宣布接下大選發言人的工作?」在某次聚會上,我聽見一位于美人的好友這麼問她,這位友人來自企業界。

「秘密訓練」了幾個月?親近余湘或于美人的朋友,都知道這是不可能的事情。或者,走進于美人的書房,一切就有了答案──整個書房幾乎就像是一座小型的圖書館,活動式的書櫃可以一層、一層地拉開,我推算這裡的藏書應至少有千本以上。

而這些移動式的木櫃,藏書的味道,也讓我回憶起在劍橋念書期間看過的,幾位教授的研究室──其中一位是英國著名語言學家瓊斯(Mari Jones) 博士,一頭黑色短髮及一雙褐色的眼雙眼總是充滿精神,是我在彼德學院(Peterhouse College)被分配到的生活導師。

瓊斯教授曾在剛入學時的導生會談中,以語言變化的例子鼓勵我:「語言的更替是一連串的變化,每一個歷程都有一定的存在意義,換言之,沒有過去的語言,也就不會有今天的語言──」

而這個道理,也讓我想到了于美人常說的一句名言:

「人生沒有用不到的經歷。」

于美人不論在節目上、演講中,常常跟觀眾、粉絲或讀者勉勵這個人生體悟,而實際上,這個道理也在她自己身上展現得淋漓盡致──

首先,于美人的聲音中氣十足、飽滿渾厚,而且充滿說服力。

從我個人新聞主播的經驗來看,她是一位非常會使用「胸腔共鳴」發音的聲音專家。這其實是她早年還是「補教名師」時,就已經磨出來的功力,當時她每天都要連上好幾個小時的課;之後轉戰媒體生涯,她更要隨時應付好幾個小時的節目錄影,如果不練就出這樣的本事,怎麼可能應付得來?

圖/于美人 臉書專頁

其次,從當主持人的她,到當發言人的她,我們也發現于美人的聲音還有另一個特色:音頻範圍非常「恆定」,讓人覺得「沈澱」。

而這樣的「沈澱」感,其實跟于美人有意地控制自己的音頻範圍非常有關。原來,于美人早期還在補教業擔任老師時,麥克風、喇叭等設備都非常陽春,她必須要非常謹慎地控制自己的發聲方式以及音量,才能讓麥克風出來的聲音不破音,並且清晰完美,這麼一來,就練成讓音頻範圍「恆定」,具備的「沈澱」感的本領了。

第三,是整合龐大資訊,並且轉譯及有效傳播的能力。這部分絕對需要長時間的閱讀以及人生歷練累積。

「在當補教老師時,我就養成限時閱讀大量資訊,接著抓出重點,再有效傳達給學生的能力,之後一年、一年主持節目,這樣的功力沒有退步,只有進步, 」于美人形容,這就跟肌肉一樣,不去鍛鍊就會萎縮:「我能夠扛得住這次發言人的工作,並不是偶然的,是因為過去在補教業、媒體業所付出過的所有努力,都成為這次發言人工作的基礎功。」

而事實上,不只過去的基礎功發揮作用,在這一段打選戰的期間,于美人每天的閱讀量都相當驚人:「為了要在每次面對記者時能夠盡好發言人的職責,熟悉國內外所有時事只是最基本的。我除了記住每一組候選人、每一個黨派前後的發言,還有每一個事件的關係與脈絡,還要預測這些人在下次會說什麼。」

而這樣的綜合能力,也勢必與恆久累積的閱讀習慣有關。

逾千冊藏書,至今仍勤於重溫

圖/于美人 臉書專頁

在一次去于美人寓所訪談聚會的空擋,我在于美人書房的其中一面書櫃前,順手拿起一本《廣韻》,這是中國古代第一部由政府主修的韻書,也是當今全世界所有中文、漢語系學生的必修課「聲韻學」必備,甚至研究比較文學(comparative literature)的各國學人必備。

我自己大學本科念的也是中文系,因此一看到熟悉的《廣韻》就忍不住拿到手上。但我一面在心裡想的是,自己在畢業的那一天,就把這本常被拿來當枕頭的教科書直接送給下一屆學妹;而于美人不但把它保存到現在,竟然還放在離書桌著麼近的位置。翻開一看,穿插在古文字裡行間的是用不同顏色寫的筆記,密密麻麻,讓人一下子不知道從哪裡看起。

「這一本,許復,你有空也看看,我們可以找幾個朋友一起來討論,開讀書會都可以,」于美人遞過一本《政治的承諾》(The Promise of Politics):

「為了琢磨宋楚瑜所說的『權力的節制』,我翻了好多本書,其中就包括這一本。我不得不說,非常難讀,到現在已經選完了,我都還在反覆看,因為覺得自己還可以讀得更透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