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我在自己車裡,看見整個世界」──我與計程車司機的對話 張J

「我在自己車裡,看見整個世界」──我與計程車司機的對話
Photo Credit:Unsplash

自己何嘗想過,計程車司機們成天待在這兩公尺見方不到的鐵盒子裡,卻看過多少人生百態、嘗盡多少人情冷暖──這些經歷更是如此真實且密集,或許連周遊過許多國家的我,也沒有得比。  

一日,去台中校園演講,結束後上了計程車,車子駛在車水馬龍的台灣大道上,前座的司機先生開口向我搭話:

「你來幫學生上課嗎?」

「對啊,我來演講。」

「不簡單哦。」

司機看起來斯文有禮,年紀也輕,聊天過程中,發現彼此都是七年級生。

「雖然我們年紀差不多,但成就差很多啊。」司機說,笑得靦腆。

「別這樣說,每個行業裡都有了不起的人。」

也許是聽我這麼說,司機開始侃侃而談了起來。談到他之所以做這份工作,是為了照顧年邁生病的家人,需要一份自由度高、又可以靠努力存到錢的工作。

「有的人覺得開車很辛苦,但我很喜歡──當計程車司機,你可以在自己的車裡看到整個世界。」

這句話讓我之後深思許久。

小小車上的大千世界

他聊到曾經載過的幾位名人,都是政壇上響叮噹的人物。

「他們有跟你聊天嗎?」

圖/Unsplash

「他們常隨身帶一兩位助理,幾乎都不會跟司機講話。不過倒是很敢在車上批評時事、或埋怨哪個記者又亂寫報導,把我當空氣一樣。」

「哈!」司機的話題引起了我的興趣。

「我還載過律師,剛跟當事人笑著說再見,一上車就無奈地抱怨這種案子怎麼可能會贏。」

「原來這是一個誠實空間啊!」我說。

「也不完全是,比如我載過帶酒店小姐出場的大老闆,非常豪氣,車資 350 ,給 500 說不用找了──但平時我也載過他幾次,是個車資 195 、給 200 都會記得要回 5 塊的人呢!」

我覺得司機的故事可以寫成書了。

「那你最怕遇到什麼客人?醉漢嗎?」我想起 N 年前喝醉酒搭計程車,前座司機開著開著,看我突然捂起了嘴立刻露出驚恐表情,只用一秒鐘的時間,就將嘔吐袋千鈞一髮地遞到眼前,正好「接住」的畫面。

「醉漢倒還好,太誇張的話交給警察處理就好。」「我最怕遇到講話難聽的客人,在台灣,計程車司機是不受尊重的行業,有的人用詞很不客氣、自以為是,其實就是打從心裡瞧不起你;他們沒有想過,在這個空間裡,司機和乘客都是平等的⋯⋯。」

撕下標籤,才能看見真實世界

斯文司機的話令我深思。

坐車時,覺得不少小黃司機用詞粗魯、態度冷漠,又或者是刻板印象地認為他們每天待在車上,接收的資訊有限,眼界難免比較狹窄。

但自己又何曾想過,計程車司機們成天待在這兩公尺見方不到的鐵盒子裡,卻看過多少人生百態、嘗盡多少人情冷暖──這些經歷更是如此真實且密集,或許連周遊過許多國家的我,也沒有得比。

圖/張J 提供

又想到,就算看似「見過花花世界」,但在開口交談之前,我們仍用多少刻板印象去看待一份職業、去評價眼前這一個人?

政客、律師、老闆、作家⋯⋯都是,講話難聽的客人或司機也是。卸下職業的必須與刻板印象的禁錮後,其實我們都是一個個活生生、有血有淚的、彼此平等的人。在真正認識對方之前,沒有人理應看不起誰。否則就算環遊世界多次又如何?最終恐怕仍然只是活在自己的小小世界裡而已。

透過車窗,在急駛的國道上遠眺台中的黃昏,高鐵站很快就到了。斯文司機替我下行李箱、拉起托桿,笑著對我說:「有緣再見。」

「跟你聊天,就是有緣了。」我也笑著回他。

發表留言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