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策展實務】我該拿這些數據做啥用?聊聊博物館「人流控管」的應用觀念! 梁子

近年因身份辨識科技逐漸發達,人流控管也變成一門策展小學問。

that wanaka tree

從前從前,博物館或展覽主辦單位為了計算觀展人數,總是絞盡腦汁…不是以「票根號碼」為統計基準,就是請工讀生在門口按計數器,相當簡單也顯得刻苦。現在可不同了。除了基本的票券條碼,還多了手機QRcode、NFC感應手環…等,甚至掃臉科技也日趨成熟。因此,現今在策展時提出所謂的「人流分析」(Flow Analysis),並知曉其應用範疇,才是有跟上時代的專業觀念。 但這些數據資料,除了用來管控觀眾進出,以及閉展後的績效檢視,還能有什麼用途嗎?

that wanaka tree

其實,無論是正統博物館的常設展廳,或是趨近娛樂產業的短期展覽,都有大同小異的人流資訊實務需求。以下就跟大家分享幾個,策展企劃的基本應用觀念~【觀展品質】 首先是大家熟悉的,為了場內不致壅擠、保護重要展品、或因應某些單元觀賞影片/互動的人數限制,會應用監控系統即時管控人數進出,以確保總體觀展品質。當然,這也容易造成(非故意?)排隊現象,並拖延到觀眾的既有時間…所以這是一把雙面刃,請小心處理,避免因為排隊太久變成客訴災難啊!【公眾安全】 展覽屬於公眾場合,所以一個很重要部份便是「公共安全」。像是場內的安全人均數 、空間尺度關係、多少距離設置逃生門/逃生標示等,都是除了顧及觀展品質以外,另需依據資料分析的「物理性」條件。所以將人流數據套用到「逃生動線規劃」,絕對是不可或缺的安全項目。

that wanaka tree

【動線規劃】 這個跟上一點有點像,但是不著重在逃生安全,而是在「熱區識別」的動線層面。無論是一般熱感應顯像,或透過較高端的臉孔辨識技術,將觀展人流的「停駐點」與「停駐時間」加乘分析,就能確認出所謂的「熱區」。預計每個單元讓觀眾駐足多久?互動停留多長?空間尺度是否合乎人數?究竟想讓人快速通過還是刻意聚眾? 「熱區」和「動線」是息息相關的,也能呈現企劃構想與現場實際的落差度。【單元設計】 這部分是由動線規劃所延伸出來的細項。因應一些高科技應用的單元:如NFC感應、手機藍芽定位(Becon)、AR體感遊戲等,其是否貼近原本的規劃設計。比如,互動時間是否過長/過短?介面順序是否需要更動? 是否需要人員協助?依據後台數據來優化單元設計,絕對是數位互動項目的必要功課。【設備維護】 最後這個是最實際、也最容易被忽略的啦~數據分析不僅呈現出人流/人數,同時也代表設備/道具的損耗程度。像是影音設備、陳列道具的單日使用頻率、定期維修時間、軟體檢測更新頻率、設備/道具的增減等 ,都是開展後的重要品質指標。記得,跟廠商溝通或索取相關數據資料,在策展企畫階段就納入考量,會是最保險的觀念習慣喔!

that wanaka tree

很多數據是以往無法辦到的,但現在都已容易上手。 未來的策展不僅要具備感性,對於人流數據的理性分析與敏感度,也是不可缺少的喔!

【實務觀點】職場大哉問:「策展人」與「活動企劃」的差別在哪? 梁子

看完以下的三種工作面向區分,應該就比較有概念了。

that wanaka tree

先來點廢言。 赫然發現,距離上一篇竟然是三個半月前了…(汗)主要還是忙著《新莊騷》的第三期編輯,終於在8月底印製發行。而待疫情趨緩後,也啟動了幾個展覽標案和品牌行銷案,可喜可賀。然後創辦刊物的關係,時常要跟人介紹自己的專業背景,也發現「策展人」這個職稱越來越多人使用,一般人也分不太清楚。常會被認為:「啊!所以你是做活動企劃的」之類。雖然曾經寫過一篇,較偏向其基礎能力有所不同的說明。但因為自己是從基層開始:視覺設計、活動企劃、門市行銷企劃,到科普展覽規劃,再到中國的博物館/主題園區/特色小鎮…等大型策畫案。所以還是想聊聊,希望替大家再解惑些…『到底「策展人」與「活動企劃」的差別在哪呢?』


如果你五年前問我,我會很簡單的回答:「負責展覽/藝文的就是策展人,負責品牌/行銷的就是活動企劃」。但線下活動日新月異,現在不只企業品牌常用展覽來代替(或結合)快閃店;展覽本身也跳脫了傳統博物館的文史藝術體系,成為觀賞電影般的日常休閒娛樂。所以光用「做什麼類型」已經無法區分差異。得用「為什麼做這些事」才能比較說明。

that wanaka tree
  1. 【任務目標】的差異性

同樣是一場展覽,同樣有展品和一堆影音圖文內容。但以目標初衷來說,「策展人」的任務是「傳遞資訊/知識」,活動企劃則偏向「品牌推廣/銷售」。「策展人」的初期工作,多是如何將龐大的展品內容、學術資料、展件背景…等,進行資訊彙整並融會貫通,進而梳理出適合的「故事單元」,或稱為「展陳大綱」。而「活動企劃」的初期工作,多是依據業主/客戶端的行銷需求,像是新品推廣、節慶促銷,接觸既有客戶、吸引潛在群眾…等,構思適合的線下互動,進而決定要舉辦哪種活動。簡單說,初期「策展人」著重的是"脈絡",「活動企劃」則是"形式"。


2. 【企劃過程】的差異性同樣是一場展覽,同樣有視覺設計和一堆創意手法裝置。但以企劃邏輯來說,「策展人」的重點是觀展的「比例/節奏」,活動企劃則偏向「創意/傳播」。「策展人」在企劃過程中,彷彿是編寫一個動人的好故事,深入淺出地呈現展示內容,調整文字深度和圖文比例;以及運用動線規劃、端景手法,讓觀眾產生行走/停頓/觀賞/互動等預期行為,獲得你想要傳達的意涵。而「活動企劃」的企劃過程,必須帶入品牌精神、商品特性,甚至銷售訊息,讓觀眾在過程中留下印象或信任度;能夠量化未來業務的資料蒐集,並提高廣宣傳播力。可以說,企劃時「策展人」著重的是”體驗感”,「活動企劃」則是”認同感”。


3. 【工作權責】的差異性想像一部電影,導演跟製片都很重要,但到底誰要負責票房的成敗?「策展人」比較像是導演,重視的是主題概念、空間定調和觀展體驗。他有權力改寫劇本,挑選演員、攝影師和美術風格。很可能拍出了一部藝術水準很高、留名青史的藝術片,卻不賺錢。「活動企劃」比較像是製片,負責的是內容協調、預算排程、現場執行,以及相關行銷廣宣策略。也可能拍出了一部膾炙人口、大家荷包滿滿的商業強檔作品。一個作品要以導演或製片為主,沒有好壞之分,還是得看初衷目標是什麼,核心權責就落在誰身上。

that wanaka tree

事實上,台灣職場目前對於以上的區隔界線,也越來模糊。很多公家單位或民間策展公司,也開始非常著重內容本質。像是文總,或是格式設計啟藝文創…等。它們所創辦的展覽品質,可不比以前的美術館或博物館差。我想,再過幾年,「策展人」和「活動企劃」的工作定位,的確會越來越接近,也越來越整合從內容到行銷的知識跨界。術業有專攻,對此領域有興趣的企劃人們,建議還是要把基礎打穩,未來就能自信地喊出自己的專業喔!

【無雷短評】《整容液》改編線上恐怖漫畫的成功典範! 梁子

這部動畫劇場版,又讓我們看到韓國影視創作的大膽邁進。如果你也喜歡用手機看線上漫畫,一定對於韓國的「LINE WEBTOON」不陌生。它不開啟了平面創作的全新空間,更讓「直式滑動」成為符合手機載具的獨特形式。可說是流暢閱讀的嶄新概念,也讓驚悚閱讀體驗達到另個高峰。而由繪師:吳城垈所創作的「奇奇怪怪!」專欄,絕對是恐怖漫畫愛好者的首選之一。在「奇奇怪怪!」系列中的《整容液》,是讀者們印象深刻的高人氣作品,也因此被改編成了動畫電影。

that wanaka tree
「奇奇怪怪!」系列中的《整容液》

簡單來說,《整容液》的電影版將漫畫版的劇情更加詮釋完整,彌補了角色心態鋪陳,也擴增了整體起伏架構,成為一部完整的黑色警世故事。而在視覺設計上,其應用了近年較流行的「2D式3D動畫」,既保留了2D漫畫的手繪質感,也應用了3D光影讓視覺更加立體真實。加上優秀的運鏡構圖,都讓原著漫畫的恐怖氛圍倍重現。當然,《整容液》裡的血腥/暴力/裸露鏡頭也沒有少給,完全就是以限制級的成人版取向製作,毫不扭捏,刺激獵奇,讓人看得十分過癮。雖然電影的最終結局不算更動太大,依然保有大逆轉的驚喜,所以也請看過的人千萬不要暴雷啊!

that wanaka tree

這部《整容液》讓我們看到韓國影視產業的大膽嘗試,其成功的票房與口碑,真的很值得台灣製作參考學習。個人也相當推薦,值得購票支持,好好享受這個過度注重外貌的恐怖預言!

that wanaka tree

分享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