華麗與恬靜交織 汶萊幸福國度自在遊 Daniel

「石油王國,回教律法,吳尊故鄉」,這是一般台灣人對汶萊的印象。位於世界第三大島婆羅州的北方、鄰近沙巴(Sabah)及沙勞越(Sarawak)的汶萊,是個典型的袖珍小國,當然不是什麼大山大水、旅遊資源豐富的國度,但其具備特殊的回教色彩、社會氣氛、水上人家及生態景觀,還是很值得列入自己的旅遊收藏。

貧窮小國一夕致富

在探訪這個富有小國之前,不能不先瞭解它帶點傳奇的歷史。汶萊的全名是汶萊達魯薩蘭國(Negara Brunei Darussalam),也就是汶萊和平之國的意思。汶萊原名婆羅乃(Brunei),自西元六世紀就記載於史冊,早期深受中國文化影響,十三世紀後伊斯蘭教化,國力一度相當強盛,曾統治過沙巴、沙勞越及菲律賓南部,十九世紀末被英國殖民,二戰期間也曾短暫被日本佔領,一直到一九八四年才脫離英國正式獨立。

汶萊原本是個貧窮的農業小國,一九二九年時開採出石油與天然氣,結果一夕致富,其人均國內生產毛額(GDP)在亞洲國家名列前茅,皇室資產也是笑傲世界,社會福利相當完善,國民不僅不用繳所得稅,還有免費醫療與免費教育,並有高額的住宅補貼及養老金,真是羨煞周邊其他東南亞國家的人民!

汶萊原本是個貧窮的農業小國,1929年時開採出石油與天然氣,結果一夕致富

初訪汶萊,會有一種置身阿拉伯王國的錯覺,因為從抵達首都斯里巴加灣市(Bandar Seri Begawan)的機場開始,處處都可看到阿拉伯語的標示,以及金碧輝煌的清真寺。汶萊是一個政教合一的君主制國家,採用馬來伊斯蘭君主憲制,蘇丹身兼國家領袖及宗教領袖,現任蘇丹是第二十九世的哈吉·哈桑納爾·博爾基亞,於一九八七年登基,勤政愛民的他相當受到汶萊民眾的歡迎,處處都可見到他的玉照。

如果你對這個國家及皇室感到好奇,那麼一定不能錯過位於市區的皇家博物館(Royal Regalia Building)。館內介紹了汶萊皇室的歷史,尤其著墨在現任蘇丹上任後的年代,收藏了他不同年代的資料照片,也展示了登基時的儀式與器物,包括馬車、御座、皇冠、權杖、禮服等,另外也展示了各國贈送給汶萊的貴重禮物,以及皇室的收藏品,館藏價值不斐。

富麗堂皇的清真寺 

如此富庶的皇室,當然會建造出富麗堂皇的清真寺。汶萊有兩座最有看頭、最具代表性的清真寺,一座是現任蘇丹的父親–第二十八任蘇丹於一九五八年所建造的奧馬爾·阿里·賽福頂清真寺(Sultan Omar Ali Saifuddien Mosque),位於市中心,由義大利建築師所設計,融合了義大利文藝復興及伊斯蘭風格,也被稱為水上清真寺,其特色是純金打造的圓拱頂及大理石尖塔,地板與牆面清一色也都是白色大理石所打造,包括地毯、水晶玻璃、大理石等材料都是從國外進口的;清真寺建於瀉湖旁,有美麗的水中倒影及跨湖長廊,外頭還有一艘仿皇家出巡的龍船,難怪這裡會成為汶萊的信仰中心與地標。

水上清真寺融合了義大利文藝復興及伊斯蘭風格,其特色是純金打造的圓拱頂及大理石尖塔

如果用優雅來描述這座水上清真寺,那麼另一座清真寺就要用雄偉來形容了。由現任蘇丹博爾基亞在加東區(Gadong)建造的傑米清真寺(Jame’ Asr Hassanil Bolkiah Mosque),是他登基二十五週年的禮物,當地人稱為「國王的清真寺」。整座清真寺共有二十九座純金鑄造的圓拱金頂,另外通往大廳的階梯也是二十九階,代表他是第二十九任蘇丹;男女的膜拜堂規模很大,共可容納四千五百人,建築周圍則是草木扶疏的花園,另外共有七扇大門、十五座噴泉,代表蘇丹的生日七月十五日。

汶萊是個嚴守回教律法的國家,以一般遊客的眼光來看,這裡可能會比較「無聊」,不能公開販酒,當然也沒有酒吧、按摩店與夜店。晚上的市區相當寂靜,唯一的消遣大概就是加東夜市(Gadong Night Market)了,加東夜市是汶萊規模最大、最受當地民眾喜歡的平價夜市,到了晚上總是門庭若市,這裡有許多熟食、特色小吃、飲料、水果的攤位,很多都只要一元汶幣(約新台幣二十三元),對面還有個購物中心可以逛逛。

世界奇景的水上村落

許多城市都有舊城區與新城區,斯里巴加灣市也不例外,不過很特別的其舊城區建在汶萊河上,必須搭船才能前往甘榜亞逸(Kampong Ayer)。這裡已有上千年的歷史了,早期住民為了躲避陸地的野獸,才刻意在水上建了村落,這裡曾是銀匠、銅匠、鐵匠、木匠等各種工匠的大本營,即便汶萊發現石油而富有起來,但世居此地的家庭因習慣這裡的生活環境,至今還有三、四萬民眾住在這裡,佔了汶萊人口的十分之一左右。

甘榜亞逸的水上高腳屋多達數千間,綿延好幾十公里

只要在新城區的河岸邊,隨意招一台水上計程車,大約半分鐘就可搭到甘榜亞逸,只要一元汶幣。甘榜亞逸的水上高腳屋多達數千間,綿延好幾十公里,處處都有木頭或水泥建造的棧橋可以通行;這裡是個自給自足的水上社區,包括學校、醫院、郵局、警察局、消防隊、清真寺、加油站、市場應有盡有,現在老房舍如果破舊不堪使用,都不能再改裝重建,政府鼓勵居民搬回陸上居住,但也在靠近碼頭的另一側蓋了新式的水上組合屋,供房屋燒毀或損壞的居民搬遷入住。

除了參觀水上村落,也可順路包船前往探訪紅樹林,觀賞婆羅洲特有的長鼻猴(Proboscis Monkey)。長鼻猴的體型比一般猴子來得大,最大的特徵就是有個厚厚長長的大鼻子,其肚子大大、尾巴長長的,長相十分可愛,平常多數時候都在休息,只會偶而起身爬樹跟游泳,吃紅樹林的幼葉當正餐;但因為棲地變少、食物短缺、加上人類與鱷魚的補抓,汶萊的紅樹林裡頭僅剩幾百隻了,能否見到還要碰運氣,通常他們只吃早餐與晚餐,所以早上跟傍晚發現牠們蹤影的機會比較大。

這裡是個自給自足的水上社區,包括學校、醫院、郵局、清真寺、加油站、市場應有盡有

這就是魔幻時刻!義大利五漁村隨手可得的明信片風景 Daniel

作者 Daniel Shen

火車在鐵軌嘶磨的聲音中停了下來,我跟著一群旅客下了站,經過一座隧道,轉個彎下了階梯,明信片般的風景映入眼簾,我忍不住驚嘆了好幾聲。

接下來就是,謀殺記憶卡的時間。

這裡是義大利五漁村(Cinque Terre)最南邊的小鎮里奧馬焦雷(Riomaggiore),其實五漁村這幾個小鎮,我至今仍無法記住正確而完整的發音,但每個小鎮我都走了好幾趟;早上去不過癮、黃昏再去,看過白天的風光、夜裡再去感受一下氛圍。事實證明,不同時間確有不同時間的美。

山崖上的彩色小屋,是這裡的經典畫面。其實義大利有好幾個類似這樣的景點,最出名的是南邊的阿瑪菲海岸(Amalfi coast),就是電影《托斯卡尼艷陽下》(Under the Tuscan Sun)男、女主角一起去的迷人海岸。但我去的是位於西北邊利古里亞大區(Liguria)的五漁村,同樣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入世界文化遺產,同樣是依山傍海的人間仙境,同樣是旅客與攝影愛好者的拍照天堂。

旅行時我不愛按圖索驥,喜歡意外得到的驚喜。剛開始在五漁村閒逛時,我也只是隨興的享受迎面而來的景色,但走到第二個小鎮馬納羅拉(Manarola)時,我開始發現,自己好像一直沒有拍到明信片上的經典畫面。原來,這樣的畫面並非信手可得,而是需要天時、地利甚至人和的配合。

後來我慢慢發現,同樣是山城上的彩色小屋照片,但各個小鎮的經典畫面其實各有特色。其中韋爾納扎(Vernazza)、科爾尼利亞(Corniglia)多為由山上往海邊俯拍,蒙泰羅索阿爾馬雷(Monterosso al Mare)大部分是平面的視角,至於最常出現在報章雜誌的五漁村照片,則是在馬納羅拉及里奧馬焦雷從海邊拍攝的角度。

義大利五漁村的經典畫面,是海邊山城上的彩色小屋

五漁村最吸引我的風光,是華燈初上的畫面。當白晝即將交棒給黑夜,山城的民家紛紛點起燈火,天色呈現一種神祕的藍黑色,攝影家把這個短暫的時刻稱為「魔幻時刻」(magic hour);為了拍到五漁村的魔幻時刻,我在白天時先來探路,確認最佳的拍攝位置,然後上網查詢了這裡的日落時間,算好火車的時間,希望在魔術時刻前趕回到里奧馬焦雷與馬拉羅納。

不過,旅人總是貪心的,因為在每個小鎮都花了比預期更多的時間,回到里奧馬焦雷時已經有點晚了,此時夜幕幾乎已經快要全部落下。我看到不少攝影玩家在海邊排成一排,每一位幾乎都是達人級配備,大砲單眼搭配角架,只有我姍姍來遲,拿出超不專業的類單眼,抓緊時間拍攝最後幾分鐘的魔幻時刻。

接著我又趕去馬拉羅納,跑去海邊小徑的一個制高點,可惜魔幻時刻已經過了,我只能退而求其次拍些夜景照片;結果因為點燈的民家太少,加上攝影配備太過陽春,拍出來的照片與明信片有很大落差,感覺自己的照片簡直污辱了這裡的美景。

里奧馬焦雷是廣受攝影師青睞的小鎮

當我完成超不專業的拍攝行程時,已經是晚上七點半了,我餓著肚子準備搭火車回民宿。這時相機的兩顆電池已經完全耗盡,但我還在為沒能留下美麗如明信片的照片而懊惱不已。

安靜的月台上,清楚聽得到海浪聲。我突然想起電影《白日夢冒險王》(The Secret Life of Walter Mitty)中的對話。主角華特米提跟著攝影師尚恩去喜馬拉雅山拍攝雪豹,當雪豹終於現蹤時,尚恩卻一直沒有按下快門,華特米提問他何時才要拍;尚恩回答說,有時候我不拍,如果我喜歡某個時刻,我不喜歡相機讓我分心,我只想沉浸在那個時刻。

原來,我一直誤解了魔幻時刻的真諦。

當白晝即將交棒給黑夜,山城的民家紛紛點起燈火,天色呈現一種神祕的藍黑色

浴火重生!一覽草山行館的前世與今生 Daniel

陽明山國家公園花鐘立體停車場旁,通過一條小徑後,彷彿穿越了歷史的蹊徑,即可見到草山行館。這裡不只是深具歷史意義的台灣第一座總統官邸,現在更是洋溢藝文氣息的文創基地。

旅遊視角

草山行館臨近有花鐘、陽明公園等知名景點,向下可俯瞰絕鄰近北市景觀,環境清幽、視野開闊。行館幽靜宜人,地處草山戰略高點,基隆河與淡水河在眼前交會,遠望可及關渡平原、社子島、觀音山,自然美景盡收眼底。

草山行館周邊有許多知名景點
草山行館周邊有許多知名景點
歷史視角

建物本身採用陽明山當地木石材,以檜木為主、杉木為輔,建物風格為1920年代日式風格,門前有兩棵年齡逾百的相思樹和楓香,綠意盎然。 在此一會,總有時光流逝、遙想當年之感懷。

草山行館有著傳統的日式建築風格
草山行館有著傳統的日式建築風格

中華民國政府於1949年播遷來臺後,蔣介石與隔年自美返臺的蔣夫人擇定此地為起居之所,草山行館便因此成為台灣第一座總統官邸。當蔣公與夫人遷居至士林官邸後,草山行館則成為蔣公每年避暑與接見貴賓之處,許多重要制度改革、決策及會談,皆在此進行。

蔣介石辭世後,行館處於長期荒置無人管理狀態,隨後因政府積極推動古蹟再造與保護文化資產,台北市古蹟暨歷史建築審查委員會於2002年決議草山行館為歷史建築,並定名為「草山行館」,並由台北市政府文化局積極規劃整建為藝文沙龍,賦予草山行館新時代意義;除以蔣公行館為號召,另改造四小棟做為藝術駐村做為創作基地,提供展示空間舉辦各類型藝術及創作展覽,轉型為藝文活動文創場域。

2007年春天,草山行館於深夜慘遭火焚,不僅行館主建物全部毀壞,僅存正門、紅磚外牆及門口蔣公銅像。因草山行館建物的牆壁與結構,多以土牆與木造為主,因此火勢一發不可收拾,加以山區坡度地形增加搶救難度,現場煙霧瀰漫,而使近百年的珍貴史蹟同時付之一炬。

曾遭祝融的草山行館,如今浴火重生
曾遭祝融的草山行館,現在已是文創基地
文創視角

其後歷經一年四個月始完成災後進行修復工程,經過新經營團隊全新打造規畫,以融合藝文、生態及生活美學等元素,以台灣山間林徑的藝文沙龍為基調核心,目前將重新對外營運,揭開草山行館嶄新的里程碑!草山行館佔地共4,275平方公尺,其中包括主行館及四幢建物。

內部空間原區分為川堂、大廳、會客室、書房、臥室、主臥室、起居室、客房、廚房、中庭與露臺等。在成為藝文沙龍後,其主要空間便因應不同展演需求分別規劃為美廬、飲和堂、萃英堂、大雅堂以及介壽堂等廳堂。

曾經的草山行館,如今已成為文創空間
曾經的草山行館,如今已成為文創空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