蠻多人問我,當作家前跟當作家後,寫作的感覺有什麼不一樣?把夢想當飯吃,夢想會變質嗎?
轉職近兩年來,我有很深的體悟,這些體悟可以總結成三句話:

▎第一句 「沒有會變質的夢想,只有不知變通的心態。」

我們的確不該把夢想想得太美好,當你決定踏上這條道路,從「以夢想為樂」轉換為「以夢想維生」的那一刻起,本質上就已經改變了。

原來在本業以外的夢想,是一種嗜好、一種為繁忙物質生活外平添精神氣息的雅趣。一旦它成為了主業,承載了生活的重量,便會從雲端跌落至凡間。

它不再只是假日的休閒,而是平時的柴米油鹽;它不再只能坐等繆思女神的靈感湧現,而是必須持續輸出、按表操練。更辛苦的是,少掉本業的底氣後,你的一切都得從頭來起。

這時,如果心態不懂得變通,就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夢想變質、看著曾經熱愛的事物,被現實壓榨得越來越不討喜了。

那麼,該如何調適呢?

▎第二句 「跨入職業後,夢想是商品、不是閒情。」

以我為例,跨入作家這個職業後,「文字」就成了商品,不再是閒情,這是絕對必要的認知調適。

也就是說,我該在乎的,不再只是寫完一篇文章後,心情有多暢快?按讚數有多少?

而是「這些文字能夠轉換成多少效益」?是否能帶來稿費?酬勞?流量?是否能成為日後演講/ 書中素材?是否能夠連結人脈?

這麼看來也許很功利,但你該了解,這是「用夢想扛下現實的代價」,如果不設法功利地存活下來,那你又有什麼餘地持續走在夢想之路上呢?

梵谷與畢卡索,就是最鮮明的例子,一位是孤傲的天才,ㄧ生只賣出過一幅400法郎的畫,貧困潦倒, 37歲之齡,死在分崩離析的精神狀態裡。另一位除了是繪畫巨匠,更是超級行銷大師。一生名利雙收,看著自己的作品進羅浮宮,活了91歲,身後留下數百億資產。

如果可以,沒有人想過梵谷的人生,包括他自己。

以文字為業,一天不過就兩千字產能,我和所有的工作者一樣,擁有有限的精力與時間,我們一樣追求最高的工作效益,一樣希望每一分付出的心力都是值得的,如此而已。

而在寫作上,我一樣寫著肺腑之言,一樣寫著對生活的用心體會,不跟初衷牴觸,只是考慮的現實要件更多而已。
所以,最後,請容我再送你一句話。

▎第三句 「唯有汲汲營營的世俗功利,才能撐起義無反顧的浪漫夢想。」

這句話最重要。
致 每一位努力走在路上的你。